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财经资讯 > 环球财经头条 > 正文

英国脱欧掀起国际金融中心争夺战

2020-02-25来源:时代周报 网友评论(0)

  根据2019年3月伦敦独立研究机构“新金融”的调查估计,从伦敦移往欧盟区的银行业资产已高达8000亿英镑,资产管理业也将高达650亿英镑,保险业也已转移了350亿英镑的资产到欧盟。

  英国终于正式脱离欧盟,但对英国经济来说,这仅仅是一个开始,英国的贸易规则有待重构,占据英国经济重要地位的金融业前景如何,也无从而知。

  作为全球金融中心,金融业对伦敦经济产值的贡献达到49%。然而,自英国公投“脱欧”以来,已有多家跨国金融机构转移部分金融业务至其他欧洲城市。伦敦能否保住欧洲金融中心的地位尚有待观察。

  谁将是下一个国际金融中心,巴黎早就虎视眈眈。法国政府有意利用英国“脱欧”的契机,让巴黎取代英国伦敦成为新的欧洲金融中心。2月18日,据媒体报道,法国经济和财政部长布鲁诺·勒梅尔表示,法国政府将大力支持本国金融业发展,并将助力巴黎成为欧洲的主要金融中心。此外,法兰克福、巴黎、都柏林等城市都跃跃欲试。

  金融机构“逃离”伦敦

  作为首屈一指的国际金融中心,伦敦聚集了25万金融从业人员,金融服务业规模占据了英国国内生产总值的7%。此外,英国也是全球最大金融服务净出口国,其中超四成出口面向欧盟。《经济学人》报道,英国目前掌握着全世界37%的国际货币交易和18%的跨国贷,是目前世上最重要的金融衍生品与资产管理、保险以及投资等产业的中心。

  然而,据《纽约时报》称,在英国“脱欧”的漫长进程中,金融公司“脱英”早已发生。

  据欧盟规定,只有当欧洲机构的总部坐落在成员国时,才能向欧盟市场销售投资产品。因此,随着英国“脱欧”,总部位于英国的金融机构与公司恐将无法再享有欧盟内部的优惠政策。与之伴随的,也将是金融总部外移效应,那些为欧洲客户提供服务的金融机构不得不从伦敦搬到欧洲其他城市。

  事实上,近年来,不少知名金融机构宣布或已实际“出走”英国。其中,瑞银集团选择了德国法兰克福,美国银行落户爱尔兰都柏林,劳合社在比利时布鲁塞尔设立子公司,日本农林中央金库走进荷兰阿姆斯特丹。

  根据2019年3月伦敦独立研究机构“新金融”的调查估计,从伦敦移往欧盟区的银行业资产已高达8000亿英镑,资产管理业也将高达650亿英镑,保险业也已转移了350亿英镑的资产到欧盟,影响层面不容小觑。

  金融城争夺战正酣

  如今,欧盟城市纷纷向以伦敦为欧洲总部的银行保险机构及其他类型金融服务公司伸出橄榄枝。这些欧盟城市公开提出要打造国际金融中心。其中,法兰克福、巴黎、布鲁塞尔、阿姆斯特丹和都柏林目前竞争优势明显。此外,米兰、哥本哈根、萨格勒布、维也纳、波恩、柏林等竞争力稍弱的城市也不甘示弱。

  “新金融”报告显示,自英国启动“脱欧”程序,有275个原本将总部设立在伦敦的银行与金融机构早已将部分人员移往欧盟,并在欧盟区成立办公室。在迁移浪潮中,爱尔兰成为首选(100个),其次依序是卢森堡(60个)、法国巴黎(41个)、德国法兰克福(40个)和荷兰阿姆斯特丹(32个)。

  在这场国际金融中心“争夺大战”中,巴黎和法兰克福的争夺相对激烈。2019年9月,在英国公司Z/Yen发布的第26期全球金融中心指数中,法兰克福排名第15名,是争当新的国际金融中心五大城市中唯一一个排名进了前15名的城市。此外,法兰克福股票交易市场是世界上四大股票交易中心,欧洲央行总部同样位于法兰克福,这无疑又增加了对银行家们的吸引力。

  反观巴黎,2019年3月,欧洲银行管理局与法国政府签署搬迁协议正式从伦敦迁至巴黎,此举对未来欧洲金融行业的地理布局将产生重大影响。法国金融行业组织巴黎欧洲广场负责人指出,巴黎金融从业人员约为18万人,数量远超都柏林、卢森堡和法兰克福等城市。另外,巴黎在整个欧洲范围内不仅上市公司市值总量处于领导地位,在资产管理、衍生品和保险市场等方面也位居前列,这都将对巴黎取代伦敦成为欧洲金融中心起到加持作用。

  其余地区未必就没有胜出的可能。爱尔兰首都都柏林的英语优势以及在地理上与伦敦的接近性,让美国和英国的银行家们青睐有加。

  欧盟政治中心布鲁塞尔所具有的商业价值也逐渐凸显。劳合社保险在布鲁塞尔的分公司员工人数从600人增加到了700人,AIG则增加了在卢森堡的编制机构。

  伦敦还有几成胜算

  至于伦敦的前景,彭博社认为,“脱欧”后,将取决于英国与欧盟就未来关系展开的谈判。

  2月11日,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目前,英国财政部正在草拟与欧盟进行贸易谈判的详细计划。英国财政大臣赛义德·贾维德希望可以通过与欧盟签署关于金融服务的永久“恒等性条款”,以确保伦敦金融城在英国“脱欧”后一直可以进入欧洲市场。

  然而,2月17日,一份被上交到英国政府的未发布简报却承认,英国可能很难争取到如此慷慨的“恒等性”待遇。过去经验表明,欧盟虽然可以授予一国“恒等性待遇”,但也有权在授予后的30天内撤销协议。欧盟通常会使用这项待遇向贸易伙伴施压。

  自1月31日“脱欧”后,英国有为期11个月的过渡期。知名律师事务所欧华“脱欧”项目总监保罗·哈迪认为,过渡期后,英国仍将面临类似“无协议脱欧”的境地。即便英企能获得欧盟给予非欧盟国家的“恒等性”待遇,金融服务业在欧盟成员国的准入程度也无法与“脱欧”前相提并论。

  对伦敦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也有一些分析人士持谨慎乐观态度。

  此前,时任伦敦金融城市长彼得·埃斯特林表示,“脱欧”带来的不确定性使部分机构从伦敦向外转移资源,但相较伦敦金融服务业庞大的雇佣规模,转移走的岗位比例不高。

  埃斯特林说:“这也是我对伦敦继续作为全球金融中心充满信心的原因之一。伦敦仍然有强大的监管体系,对各国人才持开放态度,吸引大量外资。这样的金融生态系统很难在其他城市简单复制。”

  安永旗下英国金融服务部门主管奥马尔·阿里认为,短期内,欧洲大陆还没有出现实力足以挑战伦敦、成为欧洲最重要金融中心的城市。


  <本文结束> www.camase.com

    【钱讯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凡注明“钱讯网”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钱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钱讯网转载内容,不表明证实其描述,仅供投资者参考。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已有0条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讨论区

表情: 姓名: 字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钱讯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搜索:
更多>>

财经要闻

  暂时没有相应新闻
更多>>

基金要闻

  暂时没有相应新闻
更多>>

股市要闻

  暂时没有相应新闻
更多>>

期市要闻

  暂时没有相应新闻